Stevie Ray Vaughan

Stevie Ray Vaughan是自80年代开始至今无人能超越的布鲁斯吉他大师。除了在音乐方面的传承,SRV也直接把人们对复古乐器的追求拉高到一个新的局面。

Fender Stratocaster一直是SRV的标志性用琴,谈论他的吉他自然不能迈过那把著名的“Number One”,SRV经常会称它为1959 Strat,因为拾音器背后的标识日期是在1959年,而这把琴的琴身是产于1963年,前后用过两根琴颈又都是来自1962年。“Number One”就像是SRV身体和灵魂的延申,陪伴SRV录制了全部五张专辑以及见证了他所有无上时刻。

音箱

虽然这个栏目是以介绍效果器为主,吉他和音箱通常会一笔带过。但对于SRV来说必须是个例外。

SRV的音色特点是Headroom高到极端、濒临后级管过载的清音,而这一切都是以大音量为前提。纵观他的职业生涯中所使用过的诸多音箱,你可能愿意争论哪一台是他的最爱,但可以断言只依赖一台音箱绝无可能实现SRV的音色。

在录制《In Step》时,有多达32台音箱供SRV使用,最多曾一次同步开启10台。而在现场,他也曾用一块定制的分线盒同时驱动五台音箱,每一台都是音量怪兽。

起源:1964 Fender Vibroverb

早在Antone俱乐部中蛰伏的时期,一对1964 Fender Vibroverb音箱就已经为SRV的音色固定了基调,这是一对15寸喇叭的一体箱,经过多次改装。更换了晶体管整流器,以增加更高Headroom和提升功率,还可以在大音量下保护有害电压对电子管的损害;用高音量下表现更好的Twin和Bassman上的变压器替换了原装的那两个;最后,喇叭被固定为Electro-Voice M15L,因为其强大的额定功率以及高灵敏度。

过渡:Marshall Club & Country & Fender Super Reverb

随着名气的提升和场地规模的扩大,SRV对音量的需要和音色细节的追求也更加强烈。开始时是添加了一台Marshall Club & Country combo(Fender Twin的竞品),用来增加更丰富的清音音色,这可能令人意外,因为在这里SRV是使用Marsahll的清音,而Fender Vibroverb提供的则是过载。

SRV还在舞台上添加了两台Fender Super Reverb 410一体箱,喇叭都换成了Electro-Voice,这组音箱的电路部分其实和Vibroverb大致相同,但因为配置了不同的扬声器阵列所以提供了不同的音色,在80年代中期一度取代了Fender Vibroverb成为SRV最常使用的音箱。

除此之外SRV也尝试过Fender Twin Blackface和Mesa/Boogie的一体箱,但最终这些都被Dumble取代。

经典:Dumble Steel String Singer

在Jackson Browne的工作室里,SRV遇到了Dumble音箱。那是一台Dumbleland Special箱头,SRV非常喜欢这台音箱,他使用这台箱头和自己的Fender Vibroverb录制了首张专辑《Texas Flood》。他还联系Alexander Dumble定制了自己的首台Dumble音箱,以Steel String Singer为原型并加入了自己的个人偏好,经过一系列扬声器测试,最终搭配了一台使用四只Electro-Voice M12L喇叭的412箱体。这台SSS和“Number One”一样被认为是SRV最重要和最珍贵的设备。

Dumbleland Special原属于Jackson Browne,曾经被John Mayer短暂拥有,后来转卖到一位音箱收藏家手中。

Steel String Singer和“Number One”以及其他主要设备现在均由SRV的兄长Jimmie Vaughan所保管。

致敬:Marshall Major

Steel String Singer使用在SRV的第二张专辑《Couldn’t Stand the Weather》中,也是自这张专辑开始,作为Jimi Hendrix信徒的SRV开始频繁在专辑和演出中用音乐来表达对偶像的敬意。SRV在装备库中添加了一台200瓦的Marshall Major箱头,使用的是和SSS同样规格的配备了Electro-Voice M12L喇叭的412箱体。SRV在某一段时间甚至抛弃了Fender音箱只使用Marshall和Dumble的组合。这台音箱上电子管挂掉的情况几乎每晚都在发生,在返场翻弹《Voodoo Child》快结束的时刻,SRV都会走过去把音箱的音量开到最大。

SRV也使用过Marshall Super Lead和JCM800,但时间都不长。

遗憾:Soldano SLO-100 SRV Mod

也许是受到Eric Clapton的影响,SRV和Mike Soldano开始合作计划制造一台理想中的音箱,这台音箱的目标是在较低的音量下也可以得到SRV喜欢的后级过载的音色,而且不需要借助任何效果器。但可惜不久后SRV因意外不幸离世。而与另一位音箱设计师联系也引起了Alexander Dumble的不满,这导致SRV定制的第三台SSS延期并最终没能交货。很遗憾,这些声音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了。

效果器

SRV所使用过的效果器并不多,但不能说不重要。比如Ibanez的Tube Screamer系列一直是他塑造最终音色不可或缺的设备,在致敬Jimi Hendrix的时刻SRV还准备了几块Fuzz效果器,但我们还是从VOX哇音踏板开始吧。

VOX V846 Wah

SRV的第一块VOX V846是60年代的意产版本,原来的使用者是Jimi Hendrix。SRV的哥哥Jimmie Vaughan在1968年曾为Jimi Hendrix Experience乐队暖场,演出结束后Jimi的经纪人(也有人说是Jimi Hendrix本人)问他愿不愿意用他的新哇音踏板加点钱换Jimi刚才用的那块旧的,Jimmie欣然同意。这块VOX V846最终归属SRV拥有,但遗憾的是在加拿大的某次巡演期间SRV的一大堆设备都被偷了,最后除了这块V846,其他的设备基本上都找了回来。

SRV还拥有其他几块VOX V846,他喜欢70年代使用日产TDK电感器的版本,这也是Jimi Hendrix最多使用的版本。

翻弹Jimi Hendrix的作品时SRV肯定会使用到哇音踏板;而最著名的应用是在录制《Say What》时他同时踩下两块VOX V846。

Ibanez Tube Screamer

有一位叫做John Mayer的SRV粉丝多年前在分享音色心得时曾经写道:“SRV其实用到的TS808失真比想象的要少的多,SRV的音量很大,能让你耳朵阵痛的那种音量……使用太多的Drive就会欺骗过多的吉他自然音色特点,不过,一定要把Volume用好。”

SRV使用TS808的时间应该不长,资料也不多,从1982年开始他一直在使用的是TS9,到1988年时更换为TS10,但TS9似乎在同时服役。TS808和TS9基本就是一样的产品,TS10在电路上的改进比较多但要说音色差别能有多明显我也不太认同。所以这里就只以TS9举例。

John Mayer说的倒是没错,在使用两台Fender Vibroverb音箱的时候,TS9只作为清音激励来使用,Drive关闭,Tone开一半或者三分之二,Volume开到最大。这么做首先是增强吉他的信号,把过载音色从Headroom的顶点“推”出来,其次是因为TS类效果器在中频上的修饰更明显,恰好可以弥补Fender音箱的中频不足。

到了使用Dumble SSS和Marshall Major的时期,SRV会同时使用两块TS9,一块依旧作为清音激励,另一块会设置稍高的增益来作为过载使用,因为这两台音箱真的不容易自然过载。

Univox Uni-Vibe & Fender Vibratone

Univox Uni-Vibe是60年代致幻的标志性踏板之一,这也许是世界上最传奇的效果器,它的出现完全是个失误,设计师最开始是想制作一台模拟旋转扬声器的踏板,虽然没有成功,但最终效果却介于合唱和相位之间,相当有“氛围”。这个踏板在60年代中期由日本Shin-ei公司制作发行,68年由Univox引进北美。Jimi Hendrix、Pink Floyd的作品中都留有Uni-Vibe的痕迹。

SRV大概在85年之前经常使用一块Univox Uni-Vibe,这之后他的兴趣转向Fender Vibratone,一台专为吉他手设计的旋转扬声器。这个效果在《Cold Shot》和《Couldn’t Stand the Weather》中都可以听到。

Dallas-Arbiter Fuzz Face

为了模仿更多偶像的音色,1988年的时候SRV在效果器链中添加了一块Jimi Hendrix也使用过的同款Fuzz Face。先是一块60年代产的Dallas-Arbiter Fuzz Face,使用的是NKT的锗管。温度低时还好,但在高温下锗管通常都会增益不足。SRV又收了几块Fuzz Face,试图寻找出最可靠的那一块,但很快他就厌烦了这些不稳定的晶体管,转而交由他的音箱技师Cesar Diaz在一块报废的Fuzz Face上做了若干修改,换了两块匹配过的锗管并进行了内部偏压调节。这也是之后Cesar Diaz独立制作的The Texas Square face的电路原型。

可以在《Leave My Girl Alone》中听到这块Fuzz Face的表现。

Tycobrahe Octavia

同样是为了追随Jimi Hendrix,SRV又在现场设备中添加了一块八度效果器。先是使用的Roger Mayer Octavia,但很快就换成了Tycobrahe Octavia,这两种恰好也都是Jimi Hendrix曾经使用过的同款。八度效果器SRV仅使用了很短的时间,从1989年直到去世。

吉他技师Rene Martinez(记住这个名字)曾经提到SRV认为Tycobrahe Octavia产生了他所听到过的最好的八度效果。

SRV特别喜欢将八度效果器配合TS9一起使用,可以在现场版的《Mary Had A Little Lamb》中听到这个声音。

SRV使用过的效果器


Ibanez TS-9
过载

Ibanez TS10
过载

VOX V846
哇音踏板

Univox Uni-Vibe
氛围

DA Fuzz Face
法兹

Tycobrahe Octavia
八度

Roger Mayer Octavia
八度

推荐效果器


VOX V846-HW
哇音踏板

GCA Tsukuyomi
中频激励

Kingtone The Duellist
双通道过载

Effectrode Tube-Vibe
电子管氛围

How To Sound Like Stevie Ray Vaughan


https://srvarchive.com/stage-setup/
https://www.guitarinteractivemagazine.com/issues/issue-20/features/stevie-ray-vaughan-the-gear/
http://www.stevieray.com/gear.htm/
http://www.voodooguitar.net/2016/09/the-srv-gear-guide.html/
https://www.uberproaudio.com/who-plays-what/162-stevie-ray-vaughan-guitar-gear-rig-and-equipment/

Stevie Ray Vaughan’s 20 greatest guitar moments, ranked

  • 随时更新,欢迎回访。
  • 资料和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仅供参考。
  • 联系微信:309825864。咨询、纠错、